别管我闲事 第 46 章 吻你

小说:别管我闲事 作者:林七年 更新时间:2021-10-04 02:28: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大可爱你前面都订阅了吗?

  盛衍虽然是一个骄纵的人,但也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这件事他自知理亏,顶着秦子规麻木冷漠的视线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咳了一声,试图自救:“那个,就是,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说因为子规这种鸟类寓意不好,所以诗人们才常用它表达哀伤之意,没有别的意思……”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秦子规的眼神越来越冻人。

  盛衍说到最后,连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解释了,只能硬着头皮道:“那个,你没有什么别的意见的话,我就先学习去了。”

  然后就僵硬着脖子转回身,开始埋头学习。

  他想,只要他学习得够努力,那些世俗繁杂就追不上。

  然而不出一个上午,“子规不是好鸟”这句至理名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高二年级。

  不仅传遍了整个高二年级,那些人还添油加醋,煽风点火,甚至说出“杜鹃可能是益鸟,但子规一定不是好鸟”这种挑拨离间的恶毒语。

  以至于平平无奇的语文小天才盛小衍同学一整个上午都觉得自己背后凉飕飕的,麻酥酥的,像是在一直被冰冷的眼刀子处以极刑,简直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一刻也不敢从知识的海洋里抬起头。

  等到中午下课铃声一响,立马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把帽子一扣,口罩一戴,然后迈着两条大长腿“咻”地一声就掠过秦子规身边,趁他还没担心过来,从后门飞速逃离了案发现场。

  “不得不说,衍哥,你可真是个人才,你是没看见,你溜了后,秦子规在你后面那个眼神。”苟悠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啧啧摇头。

  盛衍现在听到“子规”两个字就烦,压着帽子,坐在学校门口奶茶炸鸡店的最角落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吃你的炸鸡,不然舌头给你拔了。”

  苟悠乖巧噤声。

  旁边的朱鹏却用力掰了只鸡腿,顺便不怕死地接过了话茬:“不过衍哥,你这么躲着也不是回事啊。你现在又住他家,座位又在他前面,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躲也躲不过去呀。”

  “废话,我不知道吗。”

  盛衍烦都烦死了。

  本来考语文那天他刚好和秦子规拌了几句嘴,心里正憋着气,一看试卷正好出了“子规”两个字,就顺便临场发挥了一下,没想到一不小心发挥过了头,被梁洁记下来了不说,还当着秦子规的面公开处了刑。

  简直不要太羞耻。

  而且秦子规那个小心眼的老阴比肯定在记着仇,憋着坏,随时等着报复回来呢。

  想到自己下午还要回去接受秦子规的死亡凝视,盛衍就觉得头疼,更别说还有接下来一两个月的朝夕相处了。

  盛衍一身黑帽黑衣黑口罩地坐在角落里,整个人都散发着丝丝黑气,气场是肉眼可见的暴躁不耐。

  苟悠作为盛衍的一号狗头军师,借机献:“衍哥,你要不想个办法搬回来?”

  “就是就是,没有你在的日子,我和苟悠十分空虚。”朱鹏连炸鸡都没咽下去,就急着表忠心。

  盛衍面无表情:“办法倒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

  盛衍一脸麻木:“不过前提是下次模拟考要每科及格。”

  “......”

  苟悠和朱鹏沉默了。

  实外这次补课为期一个多月,从7月7日补到7月31日,然后放大半个月假,再从8月24日一直补到9月1日正式开学。

  也就是说距离下次模拟考,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而更关键的是让盛衍每科考试都及格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说别的,就他这个“子规不是好鸟”的语文水平,能考个百分制的及格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更别说一百五十分制的,

  于是短暂的沉默后,朱鹏把另一只鸡腿掰下来递到了盛衍面前,一脸同情的哀悼:“来,衍哥,吃点好的。”

  吃完好上路。

  盛衍压根儿就不想搭理他。

  倒是旁边的苟悠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放下手里的鸡腿,拿出手机,点了几下,递到盛衍跟前:“这个群你加过没?”

  盛衍随意瞟了一眼,群名[法外之地],然后就木然地移开视线:“我不作弊。”

  “想什么呢,我能是那种人嘛。”苟悠对着屏幕划拉了几下,“你别看这个名字取得嚣张,其实就是一个南雾高中的学习资料分享群,里面有好多大神无偿或者有偿分享资料,就比如这个帅神,就是我们镇群之宝。”

  “帅神?”

  盛衍微挑了下眉。

  苟悠点头:“对啊,帅神,就这个天下第一大帅比,他的资料又全又精,抓考点和易错点那叫一个准,用过的没人不说好,而且80块一科,150两科,400块全科,只要认真看完,成绩提升不是梦。”

  有这么神嘛。

  盛衍看着那个葬爱家族同款杀马特头像觉得有些怀疑:“而且我看他备注是高一的。”

  他马上都高二升高三了,高一的小屁孩能比他强?

  盛衍抬着眉,有点质疑地看向苟悠。

  苟悠平静坦然地迎上他的视线:“说实话,衍哥,以你的真实水平,现在就算给你拿套三年中考两年模拟都不过分。”

  从初三以后就没怎么听过课了的盛衍:“......”

  要你说实话了吗。

  不过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确实和高一的知识点们处得也不太熟。

  而且今天这句“子规不是好鸟”一出,他和秦子规应该是彻底好不了了,所以与其在秦子规跟前憋死,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搏一搏算了。

  想着,盛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行吧,你把他名片推我。”

  “好嘞。”苟悠应得爽快,然后顺势刷了下手机,立马变了脸色,“我去!朱鹏!你快别吃了!黄鼠狼正在带人去我们宿舍突击查寝!快回去藏火锅!”

  说完,一手拎起书包,一手拽起正在啃着鸡翅膀的朱鹏就飞快地冲出店门往学校跑去。

  突击查寝,又名抄家,一周一次,每次都是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高贵的走读生盛衍同情地摇了摇头,然后慢条斯理站起身,走到柜台前:“一杯大杯珍珠奶茶,打包带走。”

  讨厌秦子规归讨厌秦子规,说好的请他喝奶茶还是要说到做到。

  柜员小姐姐笑得甜美又自信:“好的,同学,去冰还是少冰,几分甜呢?”

  盛衍记得秦子规早上说的是他喜欢甜的,于是没犹豫:“少冰,满分甜。”

  微顿,觉得不够,补充道:“加个芝士奶盖。”

  再顿,又补充:“再来个烧仙草。”

  还顿,继续补充:“芋圆椰果爆珠也一样一份。”

  柜员小姐姐甜美的笑容开始有些不够自信:“同学,你确定?”

  “嗯,确定。”

  盛衍想都没想。

  要请就请个大的,总不能让秦子规觉得自己请个客还小气吧啦的,顺便如果能咽死他那当然就更好了,反正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他。

  盛衍想着,十分豪气地把手伸向裤兜准备掏手机结账,然后顿了顿。

  等等,手机呢?

  换个口袋摸。

  怎么还是没有?

  短暂的凝滞后,盛衍想起来了。

  上课之前他把手机交给秦子规了,而下课之后,他因为过于心虚溜之大吉,就忘了问秦子规要回来。

  所以他们刚才点的两只炸鸡,一斤锁骨,三支烤肠,三杯奶茶,以及刚才这一杯超大全家福......

  当了一辈子富二代的盛衍看着面前勤工俭学的小姐姐,心虚地避开眼神,低咳了两声:“那个,姐姐,如果我说我忘带手机了,现在马上回学校去拿,然后回来结账,你信吗?”

  小姐姐微笑着看着他,如同微信同款e摸激.

  拒绝得直接而不失礼貌。

  盛衍脸皮薄,直接红了耳朵,非常不好意思地小声道:“姐姐,你信我,我就是对面学校的学生,真的会回来付钱的......”

  他人长得好,也没有外面那些混混那种吊儿郎当的痞气,叫姐姐的时候还有点乖巧,这会儿耳朵一红,本来还在微笑e摸激的小姐姐一下就心软了,放柔声音:“抱歉,同学,因为我们也是打工的,所以这种情况我们实在不好放你走,不如我把手机借你,你看能不能叫个老师朋友的先过来帮帮忙?”

  微信和企鹅新设备登录都需要手机验证,所以没法用,只能打电话。

  可是电话......

  盛衍从小到大只记得两个人的手机号码,一个是许女士的,一个是秦子规的。

  许女士现在在英国,肯定联系不上。

  至于秦子规......

  自己刚刚还想咽死他呢,现在就叫他来救场,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盛衍看了看面前一脸善意的小姐姐,又看了看她身后拎着漏勺正在炸鸡的五大三粗的老哥哥,以及满桌子的食物残骸,正准备再挣扎一下。

  小姐姐就甜美微笑道:“你们一共消费了142,我们这里刷碗是8块钱一小时。”

  盛衍:“......”

  那还是算了。

  少爷是不可能刷碗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于是盛衍只能不情不愿地接过手机,拨出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喂,秦子规,是我。”

  电话那头似乎一秒就听出了他的声音,散漫道:“嗯,怎么了。”

  “那个,就是......”盛衍到底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敲着玻璃柜台,瓮声瓮气道,“就是我手机在你那儿,然后朱鹏和苟悠跑了,我现在一个人在大脸鸡排这儿,你能不能过来接一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