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管我闲事 第 44 章 稀罕

小说:别管我闲事 作者:林七年 更新时间:2021-10-04 02:28: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大可爱你前面都订阅了吗?原因很简单,一是打小就长得好,唇红齿白,五官精致,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没人不喜欢,二是机灵可爱,还特别嘴甜会撒娇,哄得整个家属院的爷爷奶奶姨姨叔叔哥哥姐姐全都围着他团团转。

  就连当时刚刚被秦茹带回南雾的小酷哥秦子规也没能幸免,在到达那个开满蔷薇花的小院子的第一天,就被这个穿着背带裤捧着小花花嗲声嗲气地说要送给他的漂亮小娃娃给迷惑了心智。

  以至于往后的许多年里,盛衍想偷吃奶糖了,想养小动物了,想装病赖床了,不想做作业了,犯错惹秦子规生气了,只要眨着眼睛可怜兮兮地说一句“子规哥哥,求求你了”,秦子规就没了办法。

  所以即使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这种撒娇的话越来越少讲了,盛衍的潜意识里依旧本能地觉得只要他一开口,秦子规就愿意来帮这个忙。

  但是不代表这种话他说出来就不羞耻。

  盛衍本来想的是反正隔着电话看不见人,那他就当这句话是说给狗听的,等把秦子规骗来后就翻脸不认人,结果没想到秦子规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不仅来了,还当着自己的面慢条斯理地把“子规哥哥”四个字重复了一遍,一个字一个字落进耳朵里的时候,盛衍的耳根子简直烧得已经快滴出血。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揍人,就只能压低帽檐,冲着已经走近的秦子规低声咬牙切齿道:“秦子规,你是不是成心的。”

  秦子规淡定结账:“如果子规不是好鸟不是成心的,那我就不是成心的。”

  盛衍:“......”

  小气!

  就这么一件事至于这么记仇吗!

  但提起这件事,盛衍到底还是有点心虚,不好太理直气壮,只能不自在地捏住帽檐又往下压了压,没好气道:“大男人家家的那么小气干嘛,都请你喝奶茶了,这事儿能不能就过去了?”

  秦子规正好从柜员手里接过了那杯已经粘稠得快变成固体了的丰富液体,晃了晃,杯子里几乎纹丝不动:“我以为你是请我喝粥。”

  “......”盛衍理直气壮,“我这叫大气。”

  秦子规没否认:“嗯,大气,只是用的我的钱。”

  盛衍:“......”

  这人好烦。

  盛衍向来属于在外很能怼人,对内就纯耍横的类型,懒得跟秦子规废话,直接伸出手,耍无赖:“谁让你帮我付了,手机给我,我把钱转你,然后两不相干。”

  上一分钟还在乖乖巧巧的“子规哥哥,求你了”,这一分钟就凶巴巴地两不相干,他们盛大少爷还真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不过大概是因为久违地听到了两声子规哥哥,秦子规心情还算不错,也没计较,拿出盛衍的手机,放上了他的掌心。

  盛衍往回一收,转身就走,顺势低头点开微信好友[秦臭蛋]的头像,修改备注[小肚鸡肠秦杜鹃],然后转账200元。

  “剩下的钱就当给你辛苦费了,免得你又说我欠你的。”大少爷出手一向阔绰。

  反正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想到这儿,盛衍已经点开了苟悠推送给他的那个天下第一大帅比的名片。

  他不太常用q.q,头像昵称就还是初中时候用的那些,但也比眼前这个葬爱家族杀马特的非主流头像洋气不少,而且名字还取得这么骚,这人到底靠不靠谱?

  盛衍一边怀疑着,一边点击了申请添加好友。

  对方几乎是秒通过,然后直接弹出一条长长的消息。

  [购买高一所有科目完整资料,即可赠送高二上基础知识点一份(本人自习专用,限量供应),价格399,二维码如下,付款时请备注邮箱,pdf和word文件各发一份,拥有最符合人性审美的合理排版,十分方便打印,如有需要,还可附赠三中校草绝美签名照一张,先到先得,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盛衍:“......”

  这可真是个平平无奇的经商小天才。

  不过反正已经打算死马当作活马医,他也懒得去管对面到底是不是正经人,直接识别二维码付款,付完,对方却突然发来了一个问号:[?]

  什么意思?

  盛衍正准备问,但字还没打出去,脑门就突然直直撞上了一个不那么硬也不那么软的东西,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皱着眉抬头一看,刚准备质问,然后就顿住了。

  他撞上的好像是秦子规的手。

  而不等他反应过来开口,秦子规就已经若无其事地收回了那只垫在玻璃门上被撞得发红的右手,低声道:“走路看路,别玩手机。”

  “哦。”盛衍其实有点担心秦子规那只手上的伤口,但是又别扭地不好意思问,就只能暂时听话地把手机收了回去。

  秦子规的手机却正好响了。

  掏出一看。

  [wild]:盛衍学长受什么刺激了?

  [q]:?

  [wild]:他的世界当中竟然出现了学习两个字,附[购买学习资料聊天截图.jpg]

  [q]:......

  给他发微信的这个人是他初中时候关系最好的一个学弟,夏枝野。

  比他低一届,当时和他分别承包了两个年级的年级第一,又和盛衍都是校篮球队的主力,所以关系都很不错,只不过后来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没有直升实外高中部,但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只是没想到好巧不巧盛衍买学习资料居然买到他的小号头上去了。

  或者说关键不在于买资料买到他头上去了,而在于盛衍居然开始买学习资料了。

  要知道盛衍的学渣绝对不是先天智力缺陷导致的,而是因为纯粹的不学习。

  就在小学时候,盛衍都还是出了名的聪明孩子,虽然不爱写作业,但是记忆力奇好,心算口算速度也是全班最快。

  只不过越到后面,物质条件越好,可以玩的东西越多,练射击,玩游戏,装模型,打篮球,样样精通,再加上各方面的娇惯纵容,盛衍的心思就越来越不在学习上,一年365天,360天都没有听过课。

  而这种玩惯了的大少爷突然开始学习,就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家道中落,不得不奋发图强。

  第二,想下次模拟考全部及格,然后逃离自己。

  答案显而易见。

  看来盛衍现在是真的不乐意和自己呆在一块儿。

  想到小学时候每次换座位盛衍都又哭又闹非要和自己坐在一起的样子,秦子规垂下眼睫,遮住眸底情绪,回复道:[可能是因为在和我赌气吧]

  对方也没多问,只是慢悠悠答道:[这样啊,那行,我这儿还有一个人间第一小可怜的号,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就借你了]

  [q]:?

  [wild]: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wild]:而且你记住,男人会撒娇,兄弟魂会飘,赌气什么的,小问题。

  撒娇。

  秦子规的指尖在这两个字上点了两下,似乎若有所思。

  而不等他思出结果,旁边本来好端端走着的盛衍就突然拍了他一下:“秦子规!快!帮我抓猫!别让它跑了!”

  说完就直接飞快地跑向了炸鸡店对面一个堆满杂物的墙角前,踩着杂物,撑手一翻,瞬间没了踪影。

  秦子规想起来昨天晚上遇上盛衍的时候他似乎的确是在找一只猫,于是也就跟上,干净利落地一翻,轻巧落地。

  而墙那头的盛衍也终于抓到了那只嗲里嗲气的小逃犯,双手高高举起,冲它恶狠狠地凶道:“跑!再跑!再跑你就没有饭饭吃了知不知道!”

  “......”

  秦子规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提醒盛衍,猛男是不应该说叠词的。

  好在盛衍似乎也没发现自己说了叠词这回事,只是偏头看向秦子规:“我能把它先带回教室吗?猫罐头还在书包里。”

  秦子规确实在盛衍书包里看到过几盒猫罐头。

  一看就是最顶级,最昂贵,最精致的那种。

  他再看了看盛衍手里的那只猫,一只没有高贵血统的小土橘,顶多也就是长得还算讨喜,估摸着三四个月左右大,应该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主人,脏脏的,瘦小得厉害,和干净漂亮的大少爷像两个世界的生物。

  他问盛衍:“你打算养它吗?”

  盛衍没太明白秦子规怎么突然问这个,随口答道:“暂时没有,许女士对猫毛过敏,我家不能养。”

  “如果没有养它的计划,最好不要给它吃太好的猫罐头。”秦子规的语气似乎有些淡。

  盛衍挑了下眉,不太明白。

  秦子规解释道:“很多猫吃过高档的猫罐头后,就不愿意吃其他食物甚至猫粮了。所以你现在一时兴起对它好,把什么最好的都给它了,让它对你产生了依赖,可是万一哪天你不能再这么继续对待它了,它就很可能会厌食或者抑郁,甚至觉得自己被二次抛弃了。你有想过这点吗?”

  没想过。

  盛衍只觉得自己遇见了这只猫猫,猫猫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这只猫猫,这就是缘分,而在他的观念里,如果他喜欢什么,那就是一股脑地把自己能给的最好的全部给出去。

  就像当初在家门口捡到秦子规的时候一样。只是因为一眼就喜欢,所以对他好。

  至于其他的,并没有想那么多。

  可是现在被秦子规这么一说,倒像是他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而且他怎么就成二次抛弃了?

  盛衍总觉得秦子规这是话里有话,心里顿时冒出一股无名火气:“秦子规,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一时兴起和二次抛弃啊?你能不能别总觉得我做什么事都是坏的行不行?我遇上这只猫的时候它才那么点大,没有我,它根本活不下去。而且我虽然不能养它,但我带它打疫苗了,给它看病了,也在找有没有人可以收养它了,你凭什么就觉得我只是一时兴起然后不会对它负责啊?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人啊!”

  盛衍越骂越气,越骂越委屈,骂到最后根本不想再理秦子规,抱着喵喵就往巷子外走。

  然而走了没两步,到底还是没忍住,回头朝秦子规恶狠狠地凶道:“而且我说了要照顾它就会一直照顾它,是它自己先跑了!不理我了!你别把什么锅都往我身上甩!”

  说完转回头,低头抱着猫,飞快地朝巷子口走去,看上去是真生气了。

  而不知道是不是秦子规的错觉,那一瞬间,他觉得盛衍那一句凶巴巴的气话里,似乎藏了许多其他的委屈。

  是他自己先跑了,不理我了。

  想到这句话,秦子规垂在身侧的指尖不自觉地微蜷了一下。

  在他心里盛衍一直是那个因为被保护得太好所以什么都不懂的小少爷,但其实或许盛衍比他想的要明白许多。

  以至于他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和从前一样追上盛衍,再哄哄他,逗逗他了。

  然而十几年来形成的潜意识里最深层的本能永远比他的思考更快。

  在看到巷子外的斜坡上,一辆自行车像是失控了一样疾速朝狭窄的巷子里俯冲下来的时候,秦子规想都没想就几步朝前迈上,一把把盛衍带进怀里,一个转身,把他和猫都紧紧护在了身前。

  然后那辆飞驰而下的失控的自行车,就连人带车一起直直撞上了秦子规。

  强烈的撞击声后,耳边是一声低低的闷哼,抱着他的秦子规不受控地微屈了下腿。

  盛衍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一把拽开秦子规的手,蹲下身,不管不顾地挽起了秦子规的裤腿。

  自行车倒下的时候,车头上绑着的硬铁丝直接划裂了校裤,连带着腿上也被割出一道又深又长的鲜血淋漓的口子,看上去就疼得锥心。

  盛衍终于没忍住,抬起头,冲着秦子规大声喊道:“秦子规你脑子是不是不好啊!不知道叫我一声让我躲开吗!挡个屁啊!你以为你是什么英雄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生气了吗!做你的狗屁梦!老子才不会原谅你!”

  盛衍骂得很凶,只是骂着骂着,红了点眼睛,就凶得毫无威慑力,只让人觉得像只虚张声势的小豹子。

  和小时候每次他在胖虎面前护着自己不准他们骂自己没爹没妈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像是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变过。

  而在那一刻,秦子规突然间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一直愿意给流浪猫喂最好的罐头的盛衍或许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因为怕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好的罐头于是就连现在的罐头也不愿意吃了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