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管我闲事 第 30 章 考试

小说:别管我闲事 作者:林七年 更新时间:2021-10-01 21:1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chapter.30

  只要不差得太远,他和秦子规以后应该就不会分得太远。

  盛衍心里是这么想的。

  而这种不假思索毫无掩饰的情感表达,让秦子规在某一时刻产生了一种错觉,盛衍对他的占有欲和依赖感,似乎已经超出了某种普通的界限。

  可是他不敢这么去想,他只觉得心里有种酸软的钝痛。

  他从来没见过盛衍这么委屈的样子。

  盛衍也不该这么委屈,他本来就是最好的。

  “谁说你跟我差得远了。”

  秦子规垂眸看着盛衍,温声问道。

  盛衍算着题,头也没抬:“我327分,你723分,这还用谁说吗。”

  盛衍以前不是在意成绩的人。

  秦子规心里大概有了猜测:“是因为你成绩的事情,所以许姨想让你出国?”

  “嗯。”盛衍声音有点闷,“昨天早上打电话来说的。她说我这成绩在国内连大学都上不了,出国花点钱,好歹能混个文凭。”

  难怪自己昨天早上出门买个药回来,本来还撒娇耍赖不想学数学的盛衍突然就变得这么勤学上进。

  看来这次是真的受了委屈,有点伤到自尊了。

  想到射击场上盛衍意气风发的样子,再看到盛衍现在这副蔫头耷脑的小可怜样子,秦子规有些心疼,他看着盛衍,低声道:“你没比我差。”

  “你少哄我。”

  盛衍根本不领情。

  秦子规倚上桌沿,问:“那你觉得你帅还是我帅。”

  盛衍毫不犹豫:“我帅。”

  秦子规:“......”

  虽然答案在意料之中,但秦子规对于这份毫不犹豫还是给出了短暂的沉默,然后才问:“那你觉得你人缘好还是我人缘好。”

  “我。”

  “......”

  再次的毫不犹豫。

  再次的短暂沉默。

  秦子规又问道:“那你觉得是你体育好还是我体育好。”

  盛衍依旧想都没想,擤了把鼻涕:“废话,我的运动神经遗传我爸,天下第一,你也就个子比我高点,体格比我壮点,其他的你能跟我比?”

  虽然某人病成这样,委屈成这样,难过成这样,可怜成这样,还是丝毫不影响他带着浓重的鼻音毫不犹豫地做出自我夸奖。

  可能这就是刻进dna里的自信和底气吧。

  所以好哄。

  秦子规忍了点笑意,低头看他:“所以你看,除了成绩,你哪里比我差了。”

  没有刻意的温声细语的哄人语气,但是本来还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十分颓丧暴躁的盛衍就微顿了一下。

  然后突然觉得,对啊,他长得又帅,体育又好,人缘又好,打游戏也强,射击还贼棒,他哪里不如秦子规这个冰块脸了?

  除了成绩。

  可是高三学生的评价体系里面只有成绩。

  想到这里,盛衍又蔫了下去:“长得帅体育好人缘好又有什么用,考大学又不看这些,这次数学考不及格,我还不是要麻溜地滚去英国。”

  早知道有这么一出,他就不把许愿机会浪费在陈逾白身上了,不然起码能把这次考试先应付过去,不像现在,没着没落的。

  正想着,盛衍就听到头顶传来温柔笃定的一句:“会及格的。”

  “?”已经整整一年数学没考及格过的盛衍抬起头,“难道你要帮我作弊?”

  “......”

  这个小同学思想好像有点问题。

  秦子规暂时也顾不上研究盛衍的脑子了,拿起桌面上一叠卷子,放到他跟前:“你看,我周四和周五白天把所有基础知识点和例题给你过了一遍后,周五晚上做的五张卷子,你就及格了三张,改完错后,昨天晚上的五张卷子,你就全及格了,按照这个概率,你今天晚上肯定也能及格。”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可是我没信心。”

  盛衍趴在桌子上,下巴垫着手背,有点沮丧。

  秦子规摸了摸他的一头软毛:“但是我有信心,我说过的事情,有哪次是没做到的?”

  好像也是,从小到大只要是秦子规下了判断的事,基本就十拿九稳。

  出于一种接近迷信玄学的信赖感,盛衍好像心里有了点底,拿着笔,戳着卷子上的句号。

  秦子规又说:“而且你一点都不笨,你只是以前心思不在学习上而已,以你的基础,四天时间就能从平均五六十分的成绩提升到稳定一百分以上,说明你的接受能力其实很快,只是基础太差,需要补的东西太多了而已。而且你记性很好,虽然很多知识点因为做题太少,还没有消化,但是你能靠做过的例题步骤,把公式死搬硬套进去,骗个几分步骤分,也很厉害。”

  “......”

  盛衍一时竟分不清这是好话还是歹话。

  不过秦子规现在是在哄他吧,那就应该是好话。

  盛衍瞬间有了点儿底气,嘟囔道:“我本来就不笨,我小学时候可是我们班心算最快的。”

  这倒是实话。

  “所以你这次考试肯定能及格,而且只要你愿意学,我可以保证下学期开学考,你最少五百分以上。不过前提脑子别坏了。”

  秦子规说完,盛衍就恶狠狠地抬起头:“你说谁脑子坏了?”

  秦子规低头看他:“长时间高烧不退,确实可能烧坏脑子。”

  盛衍:“......”

  意识到秦子规说得很有道理后,盛衍心虚地躲开眼神:“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妈又不可能等到我下学期开学。”

  “许姨那边我去说,反正你要是不想出国,我们就不出国。”秦子规的嗓音低沉而温柔,听上去让人觉得莫名的安心可靠。

  盛衍却还是不放心:“那万一我就是没考及格,就是必须出国呢。”

  他觉得自己已经纠结到了有点胡搅蛮缠的地步,他要是秦子规,可能早就没了耐性。

  然而秦子规却只是温声笃定地答道:“那我就陪你一起出去。”

  “啊?”

  盛衍抬头。

  秦子规垂眸迎上他的视线:“你不是说想和我上一个大学吗,那我就陪你去。”

  秦子规看着他的神情很淡,像是一种理所当然般的轻描淡写,好像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应该盛衍说什么就是什么。

  艹。

  妖精又蛊人了,

  盛衍的心跳突然空了一拍,等反应过来后,立马仓皇避开视线:“我就算出去也就是个给钱就能上的野鸡大学,你来瞎凑什么热闹,你成绩这么好,不考个状元光宗耀祖,你家祖坟能气得冒青烟。”

  “不一定一个学校,但至少不离得太远。”秦子规像是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件事。

  盛衍却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想得美,去英国的话,也就牛津剑桥配得上你了,但是你现在才准备来得及个屁,你就是想去英国找个金发碧眼的小帅哥。”

  英国多基佬,他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他才不会放任秦子规去那种花花世界堕落呢。

  盛衍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身上有了担当,本来蔫头耷脑闷闷不乐的样子,隐隐有了几分活力。

  被哄好的点还挺奇怪。

  明明说笨也不笨,但是说聪明又有哪里奇奇怪怪的,这小脑袋瓜子到底怎么长的。

  秦子规想着,又摸了摸盛衍的脑袋:“那要是不想出国的话,我们现在就得去医院,免得你这小脑袋瓜子真的烧坏了。”

  “你别摸我头,回头摸笨了。”盛衍嫌弃地拍掉秦子规的鸟爪。

  秦子规轻笑一声:“好,不摸了,我们去医院看病。顺便买点脑白金和核桃糊。”

  盛衍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单纯地问道:“你要给姥姥姥爷买保健品?”

  秦子规笑了一声,没否认:“反正是买给有需要的人。”

  .

  大概是心里压着的事情和情绪都说出来了的缘故,盛衍被秦子规带到医院,输着液,睡了一觉后,烧很快就退了,人也有精神了些,只剩下些感冒鼻塞头昏的症状还需要慢慢好。

  只不过到学校的时候就有点晚,刚好踩上迟到的红线。

  “我都说了不去输液了,你看吧,迟到了吧,今天晚上要是黄鼠狼值班,我跟你没完。”盛衍拖着沉重的病躯,拽着慢慢悠悠的秦子规,着急地往教室赶去。

  他现在只要一看见黄书良,一听到他的大嗓门,再一想到他的压榨和逼迫,就觉得脑壳疼。

  所以在心里疯狂祈祷,千万别遇上黄鼠狼,千万别遇上黄鼠狼,千万别遇上黄鼠狼。

  然而在他踏上一楼走廊的那一刻,就听到了一声熟悉的中气十足的怒吼:“付赟!你们几个屁股后面绑的是什么玩意儿!高三的男生了,还玩玩偶吗?!”

  盛衍瞬间僵在原地。

  然后就看见付赟他们几个正一人屁股上栓着一个菜狗玩偶,背着双手,耷着脑袋,在四班教室外整整齐齐站成一排。

  而他们跟前正好是怒气值已经非常高的黄书良同志。

  那一刻,盛衍想都没想,转身就准备走。

  黄书良却如同一只嗅到了小鸡崽气息的黄鼠狼一般,瞬间敏锐回头,然后一眼看见盛衍,大喝一声:“盛衍!!!”

  自己上辈子是属鸡的吧,所以才会和黄鼠狼天生犯克,盛衍求助般地看向秦子规。

  秦子规也想帮他。

  但是下一秒,黄书良就喊道:“秦子规!你去数学办公室拿考试卷子!盛衍!你给我过来!!!”

  于是盛衍呆滞片刻后,只能在秦子规安慰的摸摸头之后,绝望地独自走到了黄书良跟前。

  黄书良直接又是一声大吼:“先说!为什么迟到!”

  盛衍老实回答:“感冒发烧,输液去了。”

  “大夏天的,感什么冒,发什么烧?”

  黄书良明显有些不信,甚至怀疑盛衍的鼻音都是伪装的。

  盛衍却没力气和他抬杠,只是有气无力地答道:“我见义勇为,冒雨追小偷,然后就淋湿了,感冒了。”

  “冒雨追小偷?”

  “嗯,跑了七八条巷子。”

  “给追到了?”

  “追到了,还扭送派出所了。”

  “那警察叔叔是不是还表扬你了?”

  “对啊,警察姐姐还给我了一袋薯片。”

  黄书良一脸“你当我是智障吗”的表情看向他:“你猜我信吗。”

  盛衍:“......???”

  这有什么不信的。

  他说的都是大实话啊!

  然而不等他辩解,黄书良就十分生气地吼道:“别以为你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编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再把自己弄生病了,今天晚上的考试,我就可以放过你了!想都别想!没门!今天晚上你但凡不及格,明天就给我来教务处抄卷子,写检讨!一万字!一个字都别想少!”

  全程都说的大实话盛衍:“???”

  不是,他怎么就不学习了,怎么就编理由了,怎么就不及格了。

  他刚想生气地反驳,身后就先传来淡淡一声:“黄主任,盛衍没撒谎,他是真的生病发烧了,但是你放心,他肯定会考及格的。”

  话音落下,旁边的付赟轻嗤一声:“可不,有年级第一罩着,及格不是分分钟的事。”

  “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们几个以为自己就好到哪里去了吗?!给我滚回班上准备考试,考完就来我办公室举着你们那个什么菜狗给我站到晚自习下课!”

  黄书良对待差生是一视同仁的残暴,付赟被一通乱吼,咬着后槽牙,黑着脸回了教室。

  黄书良则一把从秦子规手里夺过卷子,板着脸道:“你们两个别给我整些歪门邪道的,我今天晚上就坐你们两个人位置旁边,亲自监督你们考试,别想给我作弊!”

  说完,就走进教室,拉了把椅子往林缱座位后面一放,整个人如山的身躯就“啪”的一声,一屁股坐了下去,吓得林缱桌上的小粉水杯差点自行坠崖。

  好在林缱及时一把捂住,然后偏头看向门口的黑着脸的盛衍,挤眉弄眼地用表情暗示:怎么回事?

  盛衍受到的教育是一定要尊重长辈,但是再尊重长辈,也是有脾气的。

  于是拎着书包,往座位上一坐,没好气道:“没什么,就是黄主任觉得我故意把自己弄感冒发烧就是为了逃避考试,所以不相信我,要来亲自监督我,不让我作弊而已。”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全班听到。

  班上同学闻都交换了一个不满的眼神。

  毕竟这种不信任的语和行为实在太侮辱人了。

  要知道盛衍能考327分,那就不可能是会作弊的人!

  感受到这种气氛,黄书良也微微尴尬。

  然而源于他从事教育行业多年的直觉和判断,他还是咳了两声,给自己壮了壮底气:“安静!都安静!你们班数学课代表是谁!过来给我发卷子!我来监考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部分成绩不太好的同学,也要用实力说话!看清楚自己的水平!然后老老实实接受教育而已!”

  “所以你就是觉得我不能及格呗。”

  盛衍因为鼻塞得厉害,话听上去就有几分阴阳怪气。

  黄书良又是个暴脾气,受不得激,当即脸一黑:“你能不能及格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盛衍还想说什么,秦子规就先一步冷淡开了口:“黄主任,这是自习期间,不要大声喧哗,最基本的规定。”

  黄书良:“......???”

  到底谁才是教导主任?

  “课代表,发卷子,计时,考试,都听黄主任的,别作弊。”秦子规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冷淡说完后,从书包里拿出那个盗版的小王子和他的b612水晶球放在桌角,对盛衍低声道,“阿衍,记住我给你说的就行,别紧张。”

  本来被黄书良搞得有些暴躁的盛衍,听到这句话也渐渐冷静下来,“嗯”了一声,从前桌手里接过卷子,就开始埋头答题。

  全班同学,连同讲台上正儿八经的监考老师,数学张老师,也就各自开始低头忙碌,没一个人再搭理黄书良。

  黄书良在那一刻似乎感到了有些尴尬。

  而天花板上的电风扇呼啦啦地转着,吹得盛衍头疼得厉害,可是这么热的天,其他人肯定都热得慌,如果提出关风扇就太自私了。

  所以盛衍也就一不发,一个字没说,只是强撑着头疼,咬着牙,写着卷子。

  一道一道,前面还好,到了后面,已经支不起脑袋,必须侧趴着才能勉力支撑思考。

  可是即使这样,眼睛都已经半虚,盛衍还是牢牢记着秦子规教他的技巧,选择题最后两道直接蒙,填空题最后一道和大题最后一小问都直接放弃,只做最基础的题,如果做完了还有时间,再随便写些类似例题的公式套上去。

  为了避免自己一不留神睡过去,盛衍紧紧咬着唇,以保持清醒。

  只不过侧趴的方向正好背对着黄书良,在他的视角里就只觉得盛衍是做不出题,在自暴自弃。

  于是等到收卷闹钟响了的时候,黄书良直接起身,招呼着讲台上年轻的数学老师:“小张,你过来,辛苦你一下,给盛衍现场批个卷。”

  这么做的意图不要太明显,就是想当众给盛衍一个下马威,煞煞他身上这股不服气的劲儿。

  张老师不赞同地蹙起了眉。

  他知道盛衍成绩不好,但这不是挫伤一个学生自尊心的理由,正准备开口拒绝,一直趴在桌上的盛衍却懒恹恹地支起了身:“那张老师,就麻烦你了。”

  看见盛衍似乎并不抗拒的表情,张老师短暂的犹豫后,拿着红笔走上了前。

  他看向整个人都透露出病容的盛衍,最后一次确认:“确定吗?”

  盛衍点了点头。

  张老师也点了点头,然后低头认真批改了起来。

  教室里沉默到可怕,红笔在卷子上一道道划过的声音就分外明显。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期待着,他们都希望盛衍可以及格,可是他们又都不对此抱有希望。

  毕竟盛衍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更何况今天还明显生病了。

  只有黄书良志在必得地认为终于可以好好煞煞盛衍的锐气了。

  等到张老师改完卷子,然后蹙起眉,说着“盛衍,你的基础确实比一班的同学差了太多了”的时候,黄书良直接露出了一个“我就知道的”得意表情,教育和宽慰的话语瞬间到了他嘴边:“你看,我就知道,盛衍你……”

  “盛衍你才考105分。”

  张老师说得非常平静。

  “就是,你才考一百……等等?多少?”黄书良怀疑自己聋了。

  张老师淡淡重复:“105分,比及格线15分。”

  黄书良:“???”

  盛衍?!

  105分?!

  万年红灯户居然及格了?!

  还没等黄书良从这个震惊的消息回过神来,他的手机就响了,是保安室打来的。

  接起一听。

  “喂,黄主任吗?找一下高二六班盛衍,有人给他送锦旗来啦!”

  黄书良:“?????”

  这个男人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之前守了灵后,作息就变成了白天睡,晚上醒,所以以后都是晚上码字,早上9点发,不然晚上更新来不及,鞠躬呀,还是300个评论发红包